那个大洋洲狂人又带他的球队创造了奇迹

2022年6月30日 0 Comments

2022年6月19日,决赛日。这一天将进行大洋洲俱乐部冠军联赛国家附加赛阶段的斐济国家附加赛决赛,雷瓦对阵苏瓦。在整个足球世界,这并不是一场引人关注的比赛。但是对于这场比赛的双方而言,这场比赛是决战。

这场比赛的两个对手,一个是上赛季的斐济足总杯冠军雷瓦,一个是上赛季的联赛冠军劳托卡。这两支球队谁都不想输,都想竭尽所能拿下这场实际上有着超级杯决赛含义的比赛。但是在赛前,两队的时运却走出了一个剪刀口。

这个附加赛被分为两回合,首回合劳托卡和雷瓦打成了1-1,一个比较符合两个球队牌面实力的结果。在一二回合比赛进行之间,劳托卡参加了斐济体育协会举办的2022斐济杯,依靠着自己的半主力球员一路打进决赛,最终输给了教会联合体。而在稍微早一点的斐济足总杯比赛之中,劳托卡打进四强。虽然没能更进一步,但是也极大的阻挡了苏瓦一路高歌猛进的夺冠之路。

雷瓦这边,在斐济足总杯开始之前球队的教父级人物马力卡·罗杜已经悄悄的从技术总监变更为了执行主教练。此前我们写文章介绍过这位特立独行狂放不羁的少帅,但是在斐济足总杯,他却折戟沉沙了。连续三场不胜直接小组出局,这是罗杜第三次重返雷瓦帅位交出的答卷。

劳托卡的奥金尼斯·普德正在享受着小春日和般的艳阳天气,而雷瓦这边马力卡·罗杜却陷入了从未经历过的超级寒冬。

第二回合附加赛开始前,有球迷组织直接在Facebook群组放话,要求罗杜下课。

其实在足总杯出局之后,罗杜带领球队连续三天召开“技术战术整理会议”,每一次一开至少都是六个小时起步。此前转会离开雷瓦青年队的Coghan Hughes就曾表示,“罗杜把球队从上到下每个人都骂了一遍,包括他自己”,“球队正在一种严重的高压环境之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马塔尼斯加的新闻被爆出。虽然很快这则新闻就被雷瓦的球迷组织证伪,但是在斐济很多人看来,平日里就风流成性的马塔尼斯加“绝不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镜头回到劳托卡这边,在杯赛结束之后他们一直维持着一天两训的节奏。上赛季他们扛着财政危机拿下了联赛冠军,不仅收获了赖以生存的奖金,而且依靠“冠军信仰”留住了球队的绝大部分夺冠班底。虽然灵魂人物主帅伊穆达德·阿里出走拉巴萨,但是几乎一整套主力阵容都留了下来,只有马特苏瓦这种替补球员偶有出逃苏瓦“抱大腿争冠军”的现象。

接受斐济媒体报道的时候,奥金尼斯·普德表现得很干脆,“我们完全相信自己将会进入大洋洲冠军联赛的正赛”。

实在是由不得他不相信。在走出经济危机之后,劳托卡拿到了来自澳大利亚商人的资助,这是全斐济最大的一笔赞助,第一笔款项就超过一百二十万美金。补发此前欠下的七个月工资之后,劳托卡队精神层面明显为之一振。此外,转会系统也紧锣密鼓的操练起来。短约签下巴新边缘国脚伊斯梅尔·波尔,租借下巴新国脚主力雷德蒙德·古内姆巴,签下所罗门男足主力何塞·纳沃,直接从尼日利亚超级联赛签下三十三岁的前锋乌斯曼·奥梅德,续约球队锋霸,被誉为“下一站豪门”的塞琉西·纳劳布……

在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支斐济球队在这种总决赛级别的比赛之前做出如此大的动作,引进的四名新球员三名都是国脚级。这是一笔马尔蒂尼&马萨拉级别的转会操作,当巴新足协宣布发出国际转会证明,两名球员自宣抵达劳托卡球队驻地,劳托卡球迷可谓欣喜若狂。

“不是,这位记者你得知道,足球不是引进几个外国人就能赢球的啊”比赛前的倒数第二天,罗杜开车离开训练场的时候遭遇记者围堵。面对着这群无冕之王,罗杜摇下车窗直接高调回怼。当时在场的记者笑成一片——在他们看来,他们都接受过专业的训练,除非很好笑,否则不会笑。

如果让我们把劳托卡的转会做一个类比,我们大概可以类比为:在中国足协杯决赛,我们假设山东对阵上港之前,山东俱乐部引进了伊朗代表塔雷米、中亚代表阿雷库洛夫、韩国代表黄喜灿,外加引进了一个马尔康级别的黑又硬外援。

鲜有人注意到,马力卡·罗杜那天晚上的Facebook定位一直都在训练场,他很可能接受完采访直接开车掉头回到了训练基地。

记者们低估了这场比赛最大的影响因素,那就是罗杜的个人魅力和个人性格。这是一个敢硬刚国家足协甚至是国家暴力机关的人,在他的人生词典中可能任何类别的词库都异常丰富,唯独害怕和畏惧这两个词早已被他自己主动删除。如果他有一丝丝畏难心理,他就不可能在前年主动请缨执掌国家女足。如果他没有魄力,他也不敢在因不可抗力挂冠去职之后推辞所有顶级联赛的报价干了大半年的乡野村夫。

那天晚上几乎所有人的FB定位都留在了训练场。当我给马塔雷雷加发私信,祝贺他最爱的表弟在青年联赛进球的时候,他告诉我,他们刚刚加练完毕,现在只想冲到球场把那群劳托卡人打回甘蔗城。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何以解决问题,只有一场大胜。罗杜不仅是酒鬼,还是充满了醉气和豪气的天纵奇才。他十分清楚,解决球队的一切问题,消除媒体对他们的偏见,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正所谓足球人拿球说话,一切都要在场上见真章。

而罗杜用来激发球队斗志的那句话,就是“足球绝不是引进几个外国人就能赢球的”。

罗杜把这句话写到了自己那个记录技战术的小本子上,每天都会拿出来念给球员们听。马塔尼斯加告诉我,他们曾被罗杜念的头都大了,结果他没忍住直接拍案而起,“操了伊斯梅尔个的”(Caita Maciu baku Pole levu)。

雷瓦确实血统纯正,整个球队只有一名外援,就是来自瓦努阿图的儒尼奥尔·沃沃布。沃沃布的父亲来自斐济,自己能说一口流利的斐济语。而在民族认同上,他也认为自己是斐济印度人的后代。说雷瓦是“全斐班”,也完全不为过。也就在这个背景之下,球队官员阿维尼斯·维雷直接高调放炮:

雷瓦一切都好!好的教练是带领本土班底走向胜利的人,如果只需要带来外援就能拿到一切,那还要外援作甚!

如果了解了他的背景,你就会发现他说的话多么致命:短短的一年以前,他还是劳托卡俱乐部“球迷联系官”。

没人在乎。至少劳托卡方面没人在乎。劳托卡“是一个正在向上的团队,我们不会在意有人向下”。四名新引进的球员迅速入境斐济,一切都看起来井井有条。伊斯梅尔·波尔甚至在入境当天就和球队正式合练,在第一场训练课上,波尔就被教练奥金尼斯·普德编入主力小组。而此前的主力门将约埃拉·比武瓦纳,则被毫不犹豫地摁在了替补席。

包括阿波罗萨·亚达和古拉姆·拉佐尔,都遭遇了同样的待遇——他们被何塞纳沃和雷蒙德·古内姆巴死死的摁在了替补席。“那些外来者甚至没有打过正式比赛,就把去年夺冠的功臣一个个都替换在了替补席上”。

面对来自内外上下的质疑,奥金尼斯·普德几乎是教练生涯第一次乾纲独断——他把这一切视若无睹。作为“软弱派战术主帅”,在过去的十多年奥金尼斯几乎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大权独揽。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成为球队的Manager,用斐济人的话说,“是劳托卡的皇帝”。接受采访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奥金尼斯直接要求记者闭嘴。球迷问到这个问题,奥金尼斯直接指示群组管理员把球迷拉黑。成者王侯败者贼,只要赢下比赛,球迷和记者都会忘记一切。

赛前之夜,奥金尼斯给全队放了假。有些球员选择了加练,有些球员则没有。隐隐约约之间,劳托卡队内似乎分出了了两个小群体。对于甘蔗城而言,他们早在建队之初就曾经引进外援,但是外援冲击队内生态位,这还是建队百年来第一次。一切的一切无关球员是否职业,只关乎一个最基本的点,那就是人性。

劳托卡的夜晚静悄悄,而雷瓦的夜晚则欢声笑语,间或夹杂着几句脏话。在罗杜的带领下,球队正在进行赛前的最后一次夜训——这是罗杜的特有策略。在夜晚要求球员训练仰卧起坐、平板支撑等低强度的训练任务,之后再看点比赛录像。有些“好爸爸”甚至还带娃训练,比如一个叫小瓦拉纳瓦拉奥的家伙,就在他爹身边像模像样的跟球队一起训练。

罗杜特别喜欢把球队打造成一个家庭——他则是那个亘古不变的严父形象。罗杜对球队的控制欲已经到达了一个堪称极限的地步,连球队训练基地更衣室要铺上人工草这样的事情都会亲自负责。也正因此,罗杜第一个公开允许球员们带孩子来到训练场。罗杜坚信,孩子的督战能够让爸爸们爆发出强烈的战斗力。事实将会证明,他的理论出奇正确。

第二天兵发赛场,劳托卡的球员自发或开车或搭车前往比赛场地,而雷瓦队则包了一辆大巴,送球员和工作人员前往赛场。在发车之前,小瓦拉纳瓦拉奥在老爹和一群叔叔的注视下情不自禁地表演了一段人声阿卡贝拉,直接将车内气氛点爆。他唱的是一首宗教歌曲,可以是战歌,也可以是凯旋曲。虽然小瓦同学唱的几乎每一句都不在调上,但是他突然唱起这首歌让迷信的球员们瞬间忘记了困难,也忘记了昔日的那些不快。

在比赛当天,雷瓦队内所有的矛盾竟然奇迹般地弥合了。虽然可能是暂时的,表面的,但是的确是没有了。

卢西亚特·马塔雷雷加梅开二度,埃里克·儒尼奥尔·沃沃布破门得分,萨穆埃拉·纳贝尼亚锦上添花,这场原本被认为将会是劳托卡一边倒的比赛,却变成了雷瓦就压着打,而且甚至压出了一场屠杀,一场歼灭战,一场大灭绝。劳托卡的波尔半场被换下,雷蒙德·古内姆巴七十分钟离场,尼日利亚外援奥梅德二十分钟碌碌无为,劳托卡最有威胁的机会还是本土前锋塞琉西·纳劳布创造……

这场比赛劳托卡的锋线尖刀不可谓不尖锐,但面对雷瓦用信仰和团结铸就的钢筋混凝土防线,甘蔗城的刀锋没有砍杀几下就已经被严防死守,彻底“卷刃”。而雷瓦则依靠攻城锤马塔雷雷加的两次重炮,击溃了劳托卡人的心理防线。

更令人惊喜的,则是马塔雷雷加打进第一个进球之后以及比赛结束之后,球员们高举八号球衣。那是属于西塔雷吉·修斯的球衣,他在首回合的比赛中因为凶狠的拼抢受伤,直接被救护车送进医院。雷瓦人没有忘记他,这场胜利同样属于他。

还记得马塔雷雷加冬天原本要去什么球队么?他原本打算加盟苏瓦抱大腿,但是罗杜亲赴马塔雷雷加的家,告诉他来到雷瓦他的人生将会获得无限可能……

罗杜赌对了,马塔雷雷加赌对了,包括那个无限信任罗杜的金主爸爸Mohd Sharif Khan——还记得最开始我们提到的罗杜下课危机吗?是沙里夫·汗和球迷头子谈判,才换来了在附加赛阶段球迷不在聒噪。沙里夫汗曾说,如果有一个人能把雷瓦带进世界级比赛,“那只会是我们的罗杜”。

豪取胜利的雷瓦顺利走上神坛,输球的劳托卡则无比黯然。赛后那个不可一世了没有一周的奥金尼斯直接提出辞职,但是却被球队严词拒绝:输球的这口锅,你给我老老实实背好。在被万人打万人骂之前,你哪儿都别想去。而罗杜,赛后接受采访的劈头第一句话竟然是,“我要给球队泼一盆凉水”……

“我要给球队泼一盆凉水,我们只是赢了一场附加赛。我们在联赛仍然有对手,我们还有在大洋冠正赛继续前进的目标。这场比赛之后我们可以像冠军一样庆祝,因为不仅仅是雷瓦属于雷瓦人,而是整个斐济属于我们。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目标”。

那个引用了伊布语录的胖帅罗杜,内心始终很清楚。他的球队目标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星辰大海。

一会雷瓦对苏瓦,一会是苏瓦和劳托卡,一会劳托卡又阻碍了苏瓦的夺冠之路。这文章真的混乱不堪,作者自己不看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